鹤风

苏老爷,蝙蝠吹。

每天都在想怎么吹爆老爷。

一个蝙all向的作者,杂食性动物。

木叶损友实录

真cp:千手兄弟,宇智波兄弟

谣传cp:柱斑柱,扉泉扉



1

扉间和泉奈的相遇要早于他们的兄长。

2

认识的第一天,他们识破了对方的身份,然后开始了互飙演技。

三天后,他们一边假装着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一边假装不知道对方识破自己的身份的决裂了。

3

在看到自己的哥哥们相处良好,有说有笑的时候,他们都觉得是因为对方的算计,才让哥哥们相遇的。

4

他们在花街与对方碰到过。

都是来接哥哥的。

在知道对方也在这条街上的时候,他们开始尝试:

如何把对方买了!

最后都因为对方哥哥的武力值太凶残了而放弃。

5

双方除了心黑手黑这个共同的点之外,还有着对于哥哥相同的掌控欲。

哥哥们的衣食住行都是由自家弟弟负责的。

6

在木叶建立初期,整个村子都谣传着柱斑柱以及扉泉扉的谣言。

但是他们本身就知道一半的谣言。

哥哥知道弟弟组。

弟弟知道哥哥组。

冬木——FGO



冬木拟人设定


设定,藤丸立香是冬木人






真名:冬木


职介:Caster


角色详情:


她的存在,是一种奇迹


以圣杯战争的发源地——冬木为名


当然是因为她就是哪个‘冬木’。



技能1:  人类观察EX(全体增加暴击)

 

技能2:  红色圣痕EX(可以作为一次令咒使用)


技能3:  阵地制造EX(全体攻击力上升三回合;防御力上升三回合;增加NP)


筋力:E    敏捷:E   幸运:E    耐久:E     魔力:EX(伪)


宝具:奇迹的汇聚之地(随机复活一位从者)



lv1:


可以说是稀里糊涂的存在


作为一座人造城镇,本来是不应该诞生所谓的意识


但是,灵脉上的大圣杯在孤独的冬之圣女的祈愿下,‘她’诞生了。


lv2:


人类观察EX


为了让冬之圣女不在孤独


冬木会把自己观察到的人类故事讲给冬之圣女听


虽然,叙述的颠三倒四


但是,对于圣女来说足够了


不过,冬木可是可以看到人类‘核心’的


lv3:


红色圣痕EX


作为奇迹的汇聚之地


圣杯的发源地,令咒是必不可少的存在


lv4:


阵地制造EX


她所踏足之地便是冬木


而冬木,则彻头彻尾的是她的地盘


lv5:


虽然看起来总是懒洋洋,没心没肺的样子


实际上,其实和某位■■神父有共同语言


通关:[燃烧污染都市——冬木]解锁


身高/体重:160cm/45kg


地域:冬木


属性:混沌·中立


性别:女性


普普通通的长相和穿着,她代表的本来就是冬木的普通人,至于她不普通的一面……早就被埋藏的一干二净了。


召唤语音:


啊咧!啊咧!像我这样的存在竟然也能被当做英灵召唤?!!!


啊,原来是Master你啊,那能召唤出我就对了,现在的我可是因为你才能存在的!


(直接羁绊满值)


喜欢的东西:


唔,我喜欢我(冬木)的所有人,无论是好是坏还是变态!


讨厌的东西:


虽然喜欢母亲(冬之圣女),但是我果然讨厌圣杯!无论是哪一种!!!


对爱丽丝菲尔·爱因兹贝伦:


放心,Master,我知道她不是我的母亲,所以,对卫宫切嗣的恶作剧绝对不是我!你应该去问问是不是那个自称最弱英灵的缺爱的家伙!


对卫宫(Assassin):


我不喜欢他,即便某个时间线的他差一点把我彻底烧光,但是他当时的表情让我马上原谅了他(嘻),啊,刚刚说了什么?Master还是忘了较好。


对卫宫(Archer):


无论是红色的,还是黑色的,我都超喜欢!因为他们是我的人呀~


对于圣杯


这种东西早点消灭掉好!一共五次战争!每一次都让我遍体鳞伤……


闲聊


对于我来说,我其实并不希望我诞生,因为我永远都是一位旁观者。


对于我的人来说,我是不应该存在的,他们也没有看到过我的,除了……切嗣……那个人在他被黑泥侵蚀的最后几年,隐隐约约的看到过我。


假如Master召唤出和远坂、间桐、爱因兹贝伦、卫宫有关的英灵的话,还请告诉我一声,毕竟,他们……是‘我’的人呢。


世界线


扉间在房间里睁开了眼睛。


有一瞬间,在他的眼中周围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血色。


身体不断地痉挛,牙齿大力的咬合着,身体蜷缩起来,青筋在白皙的肌肤上裂开,喷射出鲜血,扉间抬起头,干裂开的嘴唇半张着,有一股力量在他身体中肆虐,敏锐的感知向外扫荡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啊!”他张开嘴,无声的嘶吼,无法控制的查克拉让这个房子抖动,柱子发出淅淅索索的声音,整个千手族地就像是没有人一样寂静的可怕。


扉间喘息着,从榻榻米上坐了起来,幼小的手掌上满是汗水,原本飞溅到房间中的血迹也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和他身上原本还黏黏糊糊的血渍一样,仿佛之前的痛苦挣扎都是错觉。


但是扉间知道这不是错觉,无论他重生之前是怎样的死亡,重生之后就必然会接受这些冲击,重生的次数越多,受到的冲击就越强,好像他曾经所掌控过的力量一股脑的全部冲进了他这幼小的身体,疯狂的冲撞了一把,然后又冲了出去。


扉间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尝试控制着自己的手不要在抖动。


窗外,消失的鸟鸣和人声响起,没有人察觉到族长家的不对,也没有人意识到刚刚的静止。


扉间翻身从窗户出去,柔软的草地下陷,草叶折断,扉间走了几步,回头,那些曾经被他踩到的小草精神的挺立着,连折断的草叶都长了出来,和未折断前一模一样。


绯色的眼瞳沉了沉,白发的幼童抬步去了族地外的小溪,小溪位于南贺川的下游,位置足够远,完全不会惊动上游的大哥和宇智波斑还有宇智波泉奈。


他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小刀,自从开始执行任务,他的身上总是装满了武器。


扉间割开了手腕,红色的伤口显露出来,割开的血管,红色的肉和白色的骨,没有鲜血从伤口中流出来,扉间甚至没有感知到疼痛,他垂下手腕,鲜血依然凝固着,伤口没有丝毫愈合的现象,按照千手的体质,没有附上查克拉的伤口,几秒之内就能愈合。


可是现在,伤口处没有丝毫愈合的现象。


‘不出所料的结果。’扉间边观察边想,‘因为历史上现在的‘我’手腕没有受伤,所以不会有受伤的表现,这个伤口……其实只是一个不存在现实中的表现而已。’


扉间用手中触碰受伤的部位,想要从割开的位置去触摸腕骨,手指却在伤口的正上方停下了,有一层他看不见的薄膜阻止了手指的前进。


‘果然……这个伤口是不存在的。’受伤的手从小腿上抽出了苦无,手腕翻转,苦无射向了对岸的大树。


‘力道和没有受伤前一样。’扉间从树上拔出了自己的苦无,面无表情的看着大树表皮上属于苦无造成的痕迹消失。


‘那么,我在自己身上制造的伤口……’扉间看向手腕,原本存在的伤口已经消失的了。


扉间抿了抿嘴唇,在他将苦无拿下来之前,那道伤口还明晃晃的在手腕上昭示着存在感,现在却已经消失了。


他伸出手,又一次的想要划破手腕,刀子没有落下,查克拉灌注,脆弱的金属‘嗡鸣’,扉间手中的刀终究没有落下,金属屑从空中滑落,又在落在地面时,重新凝聚成小刀。


扉间低头从草地上拾起小刀,重新收进怀里。


他在草尖上发现了蓝色的荧光。


不止草尖,树木、鲜花、流水、石块……


除了他自己,所有的事物都闪烁着蓝色的荧光,蓝色的光点挤在一起,就变成了线,线与线相互交错,连接。


扉间顺着蓝色的光带往上望去,原本湛蓝明澈的天空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光带。


可是,周围都有的光点,却唯独他没有。


那些光点代表着什么?


光点,是因果。


扉间后仰,躺进了南贺川里。


密密麻麻的光点一拥而上,却在离他只有几厘米距离的时候停留下来。


透明的水淹过下颚,口鼻,头顶,他完全浸泡在水里。


‘没有,完全没有窒息感。’


他又从水里跳了出来。


浑身上下依旧是干干的,没有丝毫湿气。


扉间抬头看向天空,前几世未曾见过的光点依旧存在。


万事万物都有因果,只有他没有。


‘我被世界排斥在外了。’


世界快要死了。


‘这是最后一世了,对吗。’


世界没有回答,就连风也没有继续吹拂,时间又一次的静止了。


‘因为我不断的改变正确的历史,世界无法发展,只能回溯,但是,回溯不是没有代价的,这是最后一搏,如果我依旧改变了历史,这个世界也将不复存在了,对吗。’


世界依旧静默着。


‘我明白了。’


扉间,整理一下族服,往族地方向走去。


他要向父亲说明大哥和宇智波斑交朋友的实情。




命运终于导向了应有的结局。


无题(情报)



蝙我


我想尝试一下,虽然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




你先是尝试着亲吻了一下他的鼻尖。


王子殿下没有任何动作,他仍然维持着一开始的姿势,半倚着门框,看着你的动作低低的笑了一声,像是嘲笑你的青涩也好像是在勾引,引诱着你继续,沙哑的声音像是钩子,勾出你的欲念。


你完全无法忍受,这种交易方式,一开始就是你提出的,而他也同义了,所以这一切都是我应得的,他缀满星光潋滟到眼睛也看着你,然后他动了。


他和你一样,或者说是模仿你,青涩的吻了你的唇角,还咬了一口下唇。


你能感到原本就燃烧极旺的火苗从心脏涌向了四肢,原本还怯懦害羞的你终究没有克制下去。


先是双唇的紧贴,然后是撬开的牙关,追逐缠绕在一起的舌头,你能感受到他的慵懒和不在意,完全没有书上描写的血脉喷张的暧昧旖旎感。


像是被激怒了,放开了手中紧攥着的西服衣料,你开始在他胸口画圈,隔着衣料,你能摸到壮实丰厚的胸肌,凭手感,这比你自己的要大多了,你依旧在吻着,像是要挑起他的性质,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你不知道要不要继续下去。


像是终于被你挑起了兴趣,原本懒洋洋的男人站了起来,微微低下头,带着薄茧的手指挑起了你的下巴,你能感受到原本占据的地盘开始向你这边推移,摆脱了你的追击,大摇大摆的跑进你的地盘。


交缠的战场跑到你的口腔,你能感受到来自他身上的气息,像是云雾缭绕的雪山,冰冷而又清醒,这个气味的他比起王子,更接近骑士,你半睁着的眼睛,看着他眼中的星河,似是戏谑玩味还有纸醉金迷的荒唐。


他身上的西装早就被你解开了,破碎的白色布料半挂在身上,你一点点的在他久不见光的皮肤上亲吻着留下片片洪痕,布鲁斯半仰着头,手指松散的插进你的黑发中,修长的手指与你的头发纠缠,他抚摸着你像是在抚摸一只撒娇的猫。


在碰到一个冰冷的金属制品的时候,你停了下来,你知道,只要你打开这个搭扣就能得到你所希望的。


但是你仍旧停了下来。


你抬起头,所有的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你早就在你还没注意的时候泪流满面。


他依然是那副慵懒的样子,懒散勾起的唇线,迷茫而又清醒的眼神。


你冷静了下来,双手死死的抱着布鲁斯的腰,脸埋进了丰满的胸肌,哭出声。




“之前是我失态了。”你冷静了下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之前做了什么,想要渎神的冲动有重新被死死的压了下去,只要想到你之前所做的,你简直想要狂欢一场,然后自杀。


‘侮辱神明,有罪。’


“您想要的情报和线索,我现在去拿。”


布鲁斯看着我,带着看穿一切的锐利。


‘你该去死。’


你拿着档案袋,双手递给了布鲁斯,看着他接过。


“你是个好姑娘。”


在离开时,他这么说。


“当不起您的称赞。”


我微笑的回答。


‘他再一次的救了你的命。’


胆小怂的玛丽

大纲体吧,大概,隐形涉及蝙布和蝙双

@阿阿阿阿阿阿阿竭 的布莱克衍生品

原创女性

作为一个弱小无助胆小怂的迷妹,唯一能够给偶像做的事情,就是多捂马甲,少添乱——by玛丽



玛丽把存稿上传网站后,关机,拔线,一气合成。

原谅她如此胆小怕事的谨慎,但是最近阿卡姆又双叒越狱了,她就害怕那些大佬找到她身上,作为一个在网上写蝙蝠同人的存在,她有权利这么谨慎,毕竟她是蝙布党,那些痴汉粉丝怎么会允许这种cp,最近有关布鲁西宝贝的绑架案层次不穷,而每次都是哥谭骑士救布鲁西水火之中,为那些流言更是添油加醋,火上浇油,传得更广了。

这让玛丽瑟瑟发抖,觉得除了遇到双面其他人都有可能对她的人身安全产生危险。

不对,双面好像是和布鲁斯有一腿。

玛丽对自己的人身安全更加忧愁了。

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隐隐约约觉得这和她的前世有关。

玛丽一向对自己有自知之明,她清楚地明白自己最大的幸运就是和蝙蝠侠同岁,楼下是红头罩的干洗店,工作的地方是韦恩旗下,所以,她活的……更苟了……

不苟不行啊!哪怕在哥谭活了那么多年她还没有一丝一毫的安全感,她骨子里就是个胆小怂的宅女,完全没有其他原住民深到骨子里的疯狂,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宅女而已,目前为止为哥谭做的最大贡献就是给她的骑士身上糊了一层层厚厚的马甲,让众多哥谭居民都深信蝙蝠侠和布鲁西宝贝彻头彻尾的两个人(包括阿卡姆资深人士,即便那些高智商人才)

玛丽爬到床上,窗帘早就死死的拉上了,连灯都没开,哥谭最近越发的乱了,她活的更加小心翼翼了,不苟不行啊。

作为一个生存艰难的哥谭居民,玛丽和其他哥谭原住民一样,出门必定全副武装,身上穿着防弹衣,戴的帽子上面有一圈钢铁,随身包里更是带着消防斧和防毒面罩,连把枪都不敢碰,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害怕自己手笨,让枪走火,把自己打死。

有时候她自己也怀疑她咋就一点儿出息都没有,然而,这想法也就出现了一瞬,自己还不了解自己就是个胆小鬼,要不是长着一张丢到人群里找不到的脸,还有那堪称透明的存在感,她都怀疑自己能不能活到成年。

玛丽的工作地点是韦恩旗下的——一家小超市,不用怀疑,确实如此。

这个小超市的位置绝妙,左边直走能看到冰山赌场,右边是黑面具地盘的一家酒吧,对面是一家裁缝店,双面人的产业。

以上的情报来源于玛丽长达三年的观察以及自家店长的肯定。

说起店长,店长应该是玛丽除了蝙蝠一家之外最为崇拜的人了,因为店长他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脚踏几好几条船也不带翻的,能让别人心甘情愿恋恋不舍的和他分手,并且把分手的原因全都怪到自己身上……

有时候看着,玛丽都觉得那些人太可怜了,完全都是被榨干净了情报价值还不自知,店长实在是太厉害!!!不是什么人能把周边三个势力的人玩弄股掌之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看着某个人眼熟,尤其是对方半张脸戴着面具。

店长的名字很奇怪,叫做火柴·马龙。

是以个小混混的身份成为一店之长的,据说是因为布鲁西宝贝儿的慧眼识珠……

在知道这个名字的时候,玛丽陷入了沉思,这名字咋就这么熟悉?是因为他是蝙蝠侠的探子?

对于玛丽来说,每天最重要的除了给不经常来店的店长看超市,就是看哥谭日报的更新,尤其是凯文大大的更新!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每次玛丽看着凯文大大的更新,都有一种官方发糖的感觉。

凯文·康罗伊!

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玛丽直觉对方和黑暗骑士有关。

她曾经尝试自己能不能完整顺畅的写出这个名字,不止自己她还拉着楼下的红头罩一起来,都不能够写出来,不止如此,甚至连打字都不能。

发现这点的时候,玛丽兴奋得几乎要昏厥过去。

天哪!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对方身份绝对不一般啊!

这种设定……这种设定……背后一定是老爷!

老爷是谁来着……完全记不起来了。

每次玛丽冒着生命危险(自己脑补出来)更文的时候,都怀着自己的名字(文名和笔名)与对方更进的心思写的。

四舍五入这就是领证结婚了!









群体无cp,小透明女主(这也是为什么老爷雇佣她的原因,绝对能活下来),女主写文有毒,洗脑,除了那些真的清楚知道蝙蝠侠真正身份的(小鸟们,阿福,岳父和塔利亚)其他人都信蝙蝠与布鲁斯两个人,即便有一天蝙蝠亲手摘下面具也一样。

神爱之子



突发的邪教,上帝x所罗门,突然觉得他们很像,无考据,纯粹瞎想的作品。


写的什么瞎扯淡!




上帝的眼注视着世界。


他自法则中诞生,因法则需要他创造万物。


他创造了光,驱逐了黑暗,他让幻想种诞生,他亲手制作了天使,但在最后一步停止了。


他要创造另一个物种,这个物种不是他所偏爱的光明,也不是他应该厌恶的黑暗,这个物种是中立的,这个物种是混沌的,这个物种可以选择所希望的发展方向,或是光明,或是黑暗,这个物种是自由的。


上帝因此第一次产生了迟疑,他所创造的物种拥有他所没有的存在,不间断创造事物的双手停留了下来,他第一次没有去听法则的话,而是选择叫来了他应该喜爱的造物,光明而圣洁的天使们。


萨麦尔带来了他所创造的人类,一个美艳绝伦的‘女’性,上帝点了点头,散去了身边的圣光,露出了另一个人类。


“带他们去伊甸园吧,我的孩子。”天使行礼,上帝在圣光中闭上眼,萨麦尔的堕落在此时以注定。


法则依旧在催促着。




人类总是与奇迹为伴。


被驱逐的亚当和夏娃的孩子在地面建立城墙,成立王城,统治那些与他们相等的物种。


上帝再一次的睁开眼,注视世界的眼停留在以色列。


那里,大卫王在和拔士巴偷/欢。


上帝的目光停留在拔士巴的小腹上。


法则告诉他,他应有一个代言人,这个代言人是大卫王和拔士巴的孩子,法则告诉他,他们只有一个孩子,上帝沉默。


法则说,现在还不是弥赛亚下去的时候。


大卫王派人害死了乌利亚,上帝降罪。


拔士巴战战兢兢的护着小腹,但是依旧阻止不了腹中生命的流逝,她瘫倒在地,两眼无神的看着身下红色的血,她的孩子……


“你们只有一子,他名……所罗门。”在法则的注视下,上帝看着大卫王,没有任何意义的眼神让大卫王留下冷汗。




所罗门应该是什么样的?


所罗门的外貌结合了大卫王和拔士巴所有的优点。


所罗门没有一丝与上帝相似,所罗门的一切与上帝相同。


他们的诞生从来不是被人所祝福的,而是因为需要。


法则需要有一个上帝来创造万物,上帝需要一个代言人。


他们诞生是早已注定的。


上帝坐在水晶天,万物诞生之时,他坐在御座上;万物灭绝时,他任然坐在御座上,直到世界末日,他都不能起身;直到法则需要他再一次的创世,他才能难得从御座上起身,创造大地,天空,万物和……人类。


所罗门也坐在王座上,没有什么可以瞒过他的双眼,因为他知道过去与未来,他不需要离开,因为他永远只做正确的选择,他不用做多余的事,因为不需要,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必然,在他的注视下,万物完事万人平等,他坐在王座上,直到死亡为止。


所罗门与上帝太过相像,直到所罗门死亡之时,上帝也感到了解脱,上帝注视着所罗门如同注视着自己。






所罗门敬神吗?


或许是尊敬的,但是更多的是不在意的。


就如他的魔术式所说的那样,所罗门就像是石像,永远微笑的注视着一切,石像又怎么会在意另一个石像呢?即便他们是同类。





所罗门成为了一个人类。


这是上帝破天荒在创世书上亲手记录下的一句话。


在时隔多年后,上帝再次睁开眼,看到的情况。


所罗门变成了一个人类,他没有了作为王的一切,只是一个普通的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懦弱的普通男人。


上帝第一次的感到疑惑。


为了所罗门的选择。


人类,即便是这个物种的造物主也无法理解这种复杂的生物。


他们有这不同的想法,不同的选择,不一样的发展,世界上不可能有相同的人类,但是平行世界上决对会有相同的上帝。


这种难以理解的存在就是所罗门的选择吗?


归还了他所赐予的十戒,成为普通的人类?


难以……


上帝默然的看着十戒再被归还的途中被截胡了。


‘盖提亚吗?’


法则发来了警告。


上帝抬手给罗马尼的身上增添了几个禁制,完全无视了法则的警告。


‘在体验人生的半中腰被发现的话,嗯……用人类的话来说很扫兴……’


至于法则和阿赖耶识还有盖亚的警告,没关系,人理烧却了我在创造一次就行了,所罗门使用了宝具也没关系,我还能在把他修回来。


就是这次,所罗门必须要回归神的怀抱而已。


在用罗曼的视角看着迦勒底的时候,上帝难得有自己的想法到。




想看一个遍地修罗场的迦勒底~


比如红A中心(莉莉丝啊,樱啊,凛啊……没记错的话,樱脸的有好多啊……还有尼禄,吾王,黑A,库酱……不愧是女难之相啊,好像混进去了什么)


还有吾王中心的(圆桌绝对会有,还有王姐,旧莫,旧剑,梅林,弓闪……迦勒底,一个盛产吾王的地方,你掉的是这个王,还是这个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圆桌是有着吾王和旧剑两个世界线的记忆哒~感觉愉悦~)


切嗣papa的(夫人和大河关系很好哒,但是和钢炼关系恶劣,夫人:我没有针对谁,我是说我就是讨厌神父……好像是这个意思……)


卫宫家满门英烈,相互之间好像都不知道对方是谁,相互之间都知道对方是谁,只是假装不知道是谁(全员奥斯卡)


不是单纯的爱情向的修罗场,包括亲情和友情只要能分清楚了。


恩奇都中心的(我怼我自己,幼闪渔翁得利)


还有御主中心的(全员参与)


今天的迦勒底也在崩溃的边缘试探。


哦,对了,还有所罗门王中心的(眼瞎梗刷起来!辣么大的一个王就在眼前,愣是一个柱都没发现……滋滋,无心的王和他倒霉的魔术式,并且这个魔术式还就和这个王死磕到底了)


[卡樱]一场耿直的告白现场



只是一个片段


樱有气无力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最近木叶医院因为漩涡长门袭击的原因大量涌进了伤员,分散了樱不少精力,而且………已经好久都没见到那个复活的不良老师了。


“真是的,到底跑到那里去了……那个……”


“小樱!”


面前的大树上突然倒悬下一个人,还是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呀!”


樱反射性的挥拳。


‘啪!’


白皙柔软的拳头被一个戴着黑手套的大手抓住了。


“啊嘞嘞,樱这是打算弑师吗?老师真的好难过啊!”


懒洋洋的男声传来,包含着调侃和宠溺。


“还不是老师突然出现的缘故。”


樱把自己的手从银发上忍的手中抽出来,抱怨似的说到,掩饰已经红透了的耳尖。


“那确实是老师的错误。”


上忍难得认错的态度让樱感到惊讶,要知道卡卡西一般面对她这种话的时候总是要插科打诨一番才会轻描淡写的认错。


“因为活力满满的樱难得这么颓唐,都快赶上老师了。”


卡卡西从树上跳了下来,揉着樱软乎乎的粉毛。


“哎呀,老师都把我的头发揉乱了。”


樱抱怨着,却没有推拒卡卡西的动作。


“而且,总是活力无限的是鸣人才对。”


“确实,鸣人是木叶金色的太阳,但是,我更喜欢你这粉色的太阳。”


卡卡西若无其事的说到,看着樱难得呆楞的样子。


“……老师……老师这是在撩我吗?”


樱满脸通红,吞吞吐吐的说。


“不是,我不止在撩你,更是在向你告白。”


樱翡翠绿的眼睛看着卡卡西把自己的面罩摘掉,露出他精致的还有美人痣的脸庞,眼角弯弯。


“老师……”


“呐,樱要是不说话,我就当这是默认了。”


“老师……我……”


“嗯……”


樱没有看到卡卡西放在身后紧握成拳的手。


“老师,刚好,我也喜欢你呢。”


一个段子

关于争宠





木叶和实验室


夹在中间的聚聚


木叶和实验室拟人化设定


聚聚眼中的另一个世界


关于白毛都有阴阳眼的传说(辣个怕鬼的白毛银时)





“扉间!扉间!”


银发红眼的小萝莉不断拽着正做着实验男人的白大褂。


扉间强行将自己拽出研究的世界,放下手中的试管,无奈的看向只到他膝盖的萝莉。


“叶子,怎么了?”他尽力无视萝莉泪眼汪汪的表情。


“扉间,你都三天零十五小时四十五分钟二十一秒没去看我了!”木叶控诉到。


“叶子,我答应了阿实最近都要陪着他。”扉间冷硬的表情变得柔和而又无奈,他揉了揉木叶的头发,想要安慰快要哭出来的女孩,纵然他明白女孩的表情都是装出来的。


“可是……可是扉间,我好寂寞啊……没有人理我,柱间……柱间最近是很努力,但是他看不见我,听不见我的话,我……我好难受……只有扉间……只有扉间……才能看见我,听见我,可是……可是扉间好久都没来看我了!扉间是厌烦了我吗?”


女孩咬着下唇,红宝石似的眼睛闪闪发亮,里面流转着泪光。


扉间,扉间在这样的眼神和哭诉下节节败退,就在他几乎顶不住的时候,一直旁观隐身的第三‘人’终于忍不住了。


“扉间……要离开吗?”一个银发红眸的小正太揪着扉间白大褂的另一角倔强的问到。


不同于木叶对于人性的弱点的知之甚详,作为因为研究探索奥秘的实验室可以说是个沉默寡言到阴郁的男孩,他无法用嘴说出对于扉间留下的渴望,只能用眼睛执拗的看着扉间,眼中忍耐着泪花不让它落下来。


扉间看看左右两边的‘人’,脸上写着同样的话——


‘扉间一定会选我的对不对?!’


一向以冷静严肃著称的扉间第一次落荒而逃,被丢下的两‘人’简直不敢相信那个喜欢孩子的扉间竟然拒绝了他们。



另一边。


火影楼。


“大哥!有出村的任务吗?”


柱间惊讶的看着自建村后有宅到地老天荒架势的弟弟破天荒的对自己申请任务。


作为哥哥虽然有时候坑弟,但是弟控之魂还是存在的,所以——


“扉间,这个任务怎么样,时间长,工作轻松,大多数的时间都在汤之国并且报酬丰厚,扉间可以在完成任务后多在外面……”


背景满是小花的柱间还没说完,手中的卷轴就被扉间拿走了。


“大哥,就这个了,我先走了!”飞雷神走人。


“今天的扉间……到底怎么了???”火影大人一脸的疑惑,他不知道的是……


有人全程目睹,并且对他产生了巨大的怨念。


“柱间……我就差一点,差一点就能把扉间拐出来了……就差一点……”木叶咬着手中的白手绢怨念满满的看着柱间的背影,而实验室则开始想,哪一个‘分身’离汤之国最近。




一个奇异的脑洞


不可能写的,因为我本人还没弄清楚



基础主世界:我们所在的世界


衍生主世界:我们所不了解的世界,因为历史和基础主世界的影视小说甚至幻想相符,所以被称为衍生世界,主世界是其余衍生小世界所依附的世界。


衍生小世界:衍生主世界的附属世界,诞生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基础主世界的祈愿,有着和衍生主世界一样的框架,但是内在零件可能不相符或者发展不同。


世界不拥有意识,但有本能。


衍生主世界的本能是相互吞噬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全新的世界。


衍生小世界则是本能的运转,直到历史的线路完全与主世界相符才能脱离衍生主世界的掌控,成为另一个衍生主世界,稍有不符,一次历史结束后再次回溯,直到完全相同为止。


不止一个基础主世界,衍生主世界同样如此。


千手扉间诞生于一个衍生小世界,他的路线早已被规划好了,就像衍生主世界中的千手扉间一样,不能有丝毫偏差,可是这个衍生小世界的千手扉间‘觉醒’了。


所谓的觉醒不是意识到了世界是什么样的,而是路线偏差,走向了和衍生主世界不符的道路,世界因此在火影结束后开始了下一次的轮回,但是因为千手扉间的觉醒所以无法进行出厂设置,他携带着第一次的记忆与衍生小世界开始了轮回。


历史一次又一次的改变,而扉间和世界也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历史无法完成,世界无法成长。


假如说,世界是一个已经构建完好的汽车框架,而这其中的人则是汽车的零件,零件必须按照图纸拼接完成,那么其中的扉间扰乱了零件的排列,并且在零件中扉间也是异类,比起其他的零件,他更加的精密,磨损程度更大。


但是在跑起来之前,更需要的是走,世界只有福特车的框架和图纸,世界只有拼接出来一个福特车才能更了解车,才能让车跑的更快,而千手扉间对于世界来说就好比一个保时捷的零件安装到了福特车上,除了让车出故障没有其他的作用。


世界没有权利将这个零件销毁或剔除,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回溯看着这个完全不符合发展的零件一次又一次的改变零件的位置。


世界没有意识,但是被这个不符合发展常规的零件逼出了意识。


世界和千手扉间做出了交易,世界无法销毁千手扉间,所以只能让千手扉间和世界融为一体,走上了和其他衍生小世界不同的道路。





而这一次的轮回成功完成,千手扉间再也无法干扰历史的进程,因为世界和千手扉间都知道只有这样,世界才能发展而不是崩溃。